主页 > 良讯股份 > 妙用五苓散可以治十几种病!
妙用五苓散可以治十几种病!

  五苓散主治病症虽多,但其病机均为水湿内盛、水液分布不均匀、或膀胱气化不利所致。五苓散是小编心目中的神方,妙用无穷!你知道五苓散组方那味药物多,那味药物少,每个药物的核心功效吗?如果不知道,说明中医肯定不及格呀!

  一位41岁妇女,10年来患慢性肾炎,有显著的蛋白尿。血压240/140mmHg。其高血压和蛋白尿久治无效。

  患者健康状况一般还好,但苦于顽固性头痛,肩凝和心下痞满。对此患者连续试用了八物降下汤、大柴胡汤和半夏泻心汤,但是自觉症状和他觉症状皆不见好转。而且患者主诉头痛更加剧烈起来,常常卧床不起。太阳穴处和后头部疼痛更甚。

  对此剧烈头痛投予两剂五苓散各2.0克,结果头痛大为减轻,患者心情转佳。因用五苓散治好了10年来的头痛,故患者高兴异常,象是又获得了新生。

  可是经查,尿中之蛋白仍是强阳性,血压亦停留在200/130mmHg,至今已服药3年,但尚未停药。然而,尽管如此,用五苓散还是把病人从过去长期头痛的痛苦中解脱了出来。

  患者女性,52岁,1965年8月29日就诊。主诉三十年来患顽固性头痛。早上起床不久便开始,一直头痛一天。前额部与头顶部疼痛明显。心情烦躁、头晕耳鸣。

  患者体格营养中等,脉象、舌苔未见异常。血压偏低,110/80mmHg。开始试投清上蠲痛汤15剂,不见好转。于是改用此方与五苓汤的合方,略见好转。后又改为单用五苓汤,结果一个月后头痛减轻三成。

  继续服用两个月,遂好转五成。现仍在服药中。此顽固头痛虽未痊愈,但可以充分肯定五苓汤的效果。

  过去曾多次报告过五苓汤的治验例。偏头痛也好,三叉神经痛也好,作者都喜欢用五苓汤,且效果良好。

  一位46岁女性患者,一个月前出现右侧偏头痛,右肩凝、足甚冷。每天靠镇痛药坚持。因此,没有食欲,一个月就瘦了4公斤。血压150/100mmHg。心下部痞满、疼痛。

  体格营养正常,面色尚可,无舌苔。口渴,但大小便却不见异常。患者虽有口渴,但不属小便不利,又不是小便频数,根据经验来看还是取五苓汤为宜。

  服之7日,头痛好转一半,不用镇痛药亦可忍受。同时食欲增加,口渴减轻,足冷消失。因患者还有明显的肩凝症状,故于五苓汤复加葛根,投予10剂,使头痛、肩凝全部消失。血压为120/60 mmHg。

  患者,48岁男子,以前曾患胃溃疡,主诉心下部疼痛,服用柴胡桂枝汤得愈;后再度出现心下部痞满时以养胃汤而获好转。该患者十多年来还患有慢性肾炎。血压高,时达160/100mmHg,但是没有更多的自觉症状,一直工作。

  1967年6月2日来院时主诉,2月份前曾作痔疮手术,术后至今一直头痛厉害,血压亦增至170/100mmHg。

  因头痛剧烈,作了脑电图检查,结果未见异常。头痛主要在后头部,感到象有一块什么东西在时张时缩,痛时如炸烈,有跳动感,苦不堪言。

  该患者没有恶心和口渴症状,小便5-6次/日,尿中蛋白(++)。他的剧烈头痛一直不减轻,反而愈加严重。近一周来一直休息,未曾上班。

  于是根据过去以五苓散治疗顽固霍乱状头痛的经验,投给患者10剂五苓散,尽管他不特别具备五苓散的证。

  服用3日后,竟使持续4个月的头痛大为减轻,第六天时头痛完全消失,遂于6月8日恢复上班。上班后不觉疲劳,尽管加班加点亦无任何不适。但是蛋白尿没有变化。血压变为160/90mmHg。

  患者,女性,47岁,1966年4月初诊。身体消瘦,面色呈贫血面容,脉象腹部皆软弱,有内脏下垂倾向,整个腹部均有压痛感。主诉10年来头重,疼痛时重时轻,终年感到恶心,呼吸困难。

  无食欲、口干、便秘、头晕、肩凝明显、月经不调。据此,认为是更年期障碍,试投当归芍药散料,再取牛黄丸粘布贴于肩井及天柱穴位上。结果肩凝大为减轻,然而恶心却更加厉害,遂变方为柴芍六君子汤。服后,胃肠情况非常好。

  4个月之后因头痛加剧,于是投予五苓汤,服后头痛好转,恶心亦减轻,睡眠转佳。

  该患者因患有胃下垂,身体一直瘦弱,然一年之后竟增加了7公斤体重,恶心完全消失,最近头上的白发亦变黑了,真是欣喜异常。虽然尚未痊愈,手背还时常浮肿,但是病情能好转到如此地步已是颇为罕见。

  患者,53岁妇女。此人头痛是从20年前产后开始的,经常为头痛和肩凝而苦恼,特别是头、肩皆以左侧为剧。两个月前症状更加明显,动辄恶心,有时呕吐,小便基本正常。

  年青时作过阑尾手术,因同时有卵巢囊肿化脓,所以也做了手术。患者体格营养正常,脉象尚可,主诉心下部有动悸、压痛。

  对此患者照例按“霍乱头痛”投予五苓汤。一日后即见好转,呕吐停止,肩凝及头痛均见减轻,可见处方合证。一个月之后,患者判若两人,自觉头部清爽,和以往大不相同,已能正常工作。

  一位31岁女患者,数年前开始易患感冒,一感冒就头重脚轻,起居困难,只好卧床休息。后头部尤觉沉重,肩部亦觉拘紧,时常恶心,咽喉部有阻塞感。

  患者体格、营养、面色皆属正常,心情不佳,无食欲。月经调顺。因有头痛、肩凝和颈项拘紧的症状,故选用了葛根汤散剂,服后有所好转。就诊前由于病痛不能看电视、也不能读书,服药后都可以看了,家人感到很惊讶。

  但是头重感、重压感却未能解除,头部虽不甚痛,但依旧感到沉重。于是改投五苓汤散剂,结果见效显著,头部感到清爽,胸部亦觉舒畅,不再恶心。另一个意外效果是,患者初诊时血压是100/60mmHg,后渐渐升到110/70mmHg。

  一个月后变为120/70mmHg。同时患者也感到身上有了力气,很快恢复了健康。这就体现出中医整体疗法的特点,终于获得了机体综合好转的效果。

  患者,男性、32岁,1968年2月初诊。主诉8年来头痛。后头部和前额部疼痛,下午更甚,同时眼睛感到疲劳,容易困倦。

  8年前作蓄脓症手术,现在鼻子还略有阻塞。而且肩凝和颈项拘紧明显。从幼儿时起皮肤粗糙,汗毛孔处呈小米粒状,即所谓皮肤粟起症(汗毛根部象小米粒一样隆起),洗澡时感到很痒。

  患者体格、营养、面色、脉象皆正常。开始打算先治好鼻子和肩部,遂投予葛根汤加桔梗、川芎、黄芩、辛夷共10剂,但毫无效果。又服10剂仍然无效。

  因此才决定以头痛和粟起症为指征,采用五苓汤。结果将患者8年多的头痛仅20天就完全治愈了。肩部及颈项拘紧亦消失。然而,患者的皮肤粟起症,却经两个多月服药仍未见明显变化。似乎是小儿粟起症用五苓汤才有效。

  患者,31岁妇女。一年前患头痛,伴有肩凝、眩晕、恶心、耳塞。饮水即吐,且头痛如割,有增无减。心情不快,难以忍受。

  此患者,营养面色基本正常,脉象亦可,血压120/80mmHg。无舌苔,亦无口渴、尿不利等症状。被认为是美尼尔症候群,经多方治疗不见效果。

  因该患者尚有血道病症的精神症状及轻度胸胁苦满,故投予加味逍遥散,无效。次取半白天麻汤,亦无效;遂改用五苓散料。

  结果患者称比其他药物都好,于是连续服用了4个月。使头痛、头晕、恶心一并消除,肩凝亦完全消失。能获如此显效,实属意外,患者非常高兴。本例说明,与其他处方相比,还是五苓散的效果最好。

  患者,58岁妇女,九州人,由人介绍于1967年10月来信求治。信中称,7年来患三叉神经痛,颜面右半部分疼痛,每痛持续2-3分钟,就象呼吸的形式一样,有来有往,如此反复多次地出现疼痛,通常要连续发作3、4天。

  病情常在夏季恶化,且多与肩部活动有关。于是就回信进劝此位患者试服五苓汤,服后病情逐渐减轻,连服三个月之后,遂使7年之顽症得以治愈。服药半年后患者于今年(1968)5月5日来了信,表示非常感谢。

  以上报告了以五苓汤或五苓汤散剂在较短时间内治愈主诉头痛、头重、伴有粟起症、肩凝、呕吐及关节痛等病程相当长的患者的各类病例。但是也有选用五苓汤而却不能治愈的头痛,约占20%。

  总之,用五苓汤获效者以主诉头痛、头重的顽固的慢性病者居多,用时也不一定必须具备五苓汤主证——口渴及小便不利。

  作者说,文中提到的“霍乱头痛”可以勉强解释为霍乱一样的头痛,在此是把它作为“证”来看待的。这时的“霍乱”即是呈“强烈的心烦意乱状”的头痛。

  一位65岁女患者,于1965年7月4日初诊。身体略胖,面色发污,脸朝右斜。主诉三年前患严重的三叉神经痛,因实在疼痛难忍,就请某大学附属医院给切断了神经。

  但到去年10月却再度出现疼痛,遂在另一个医院接受药物注射疗法,一年左右没有复发。

  然而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,竟三次发作剧烈的右半颜面痛,虽经多方治疗,却不见效。疼痛以晨起为最,打喷嚏、打哈欠、说话、摘换假牙都引起激烈疼痛,由右面牙的根部乃至右半颜面皆痛,痛得难以忍受。

  此外尚有肩凝烧心,口渴等症状,但尿检查未见异常,血压为140/80mmHg。

  虽然觉得只是剧烈偏头痛和三叉神经痛还不太符合五苓散之证,但还是决定试投五苓汤,共10剂。服药三天后,从第四日开始疼痛大为减轻,讲话、回头皆不感疼痛,只是在咀嚼时还有轻微疼痛。

  小便量增多,并且一服药就觉得身体温和,感觉良好。20天后疼痛大半消失,至30天停药。

  五苓汤何以能对如此剧烈的头痛、偏头痛和三叉神经痛奏效呢?盖由这些剧烈的头痛和《金匮》中所载的“霍乱头痛”相当。本方具有调整头部内某一侧的水肿和脑压的作用。

  患者,女性,45岁,1965年7月18日初诊。身体微显消瘦,面色略见苍白,观其面部,右颊有一道褶皱,遂怀疑她是否有右半颜面神经麻痹症。该患者讲话不利,言语不清,舌头伸不直。

  而且每三分钟其右侧颜面神经就痉挛一次,很坚硬,须赶快用毛巾捂住右半颜面,频频搓揉使之消散,然后痉挛缓解。在听其主诉过程中就痉挛了5次。

  此病由1955年开始,已历10载。该患者三叉神经痛的发作,在一年当中以寒冷时期的6个月为剧,到夏季的温暖时期则不甚严重。但是从今年1月起,出现了例年没有过的连续发作,连讲话都困难,嘴张不开,不能咀嚼,一咬就剧烈痉挛。

  今年不论冬夏,从1月始至现在的8月止,一直连续发作,一天也不间断,痛苦难言。每夜须服镇痛剂方能勉强入睡。血压95/50mmg。脉象软弱微细,腹部也软弱无力,无口渴与小便不利的症状。

  询问以往的治疗情况,患者诉仅在一般的医院接受注射治疗,然而注射后反见疼痛加剧,遂停用。此外,还作了许多针灸、按摩及按腹术的治疗。亦曾接受过电疗等,但是发作仍不减轻。

  据以上所见,从中医来看当为何汤之证呢?该妇女于5年前作了子宫肌瘤手术,已无月经。

  肩、颈不觉拘紧,但也许因为控制和忍受疼痛之故,感到很硬。看了大塚敬节先生的《汉方诊疗三十年》其中有一治验例,是对口硬不开的患者投予葛根汤,服药10日好转八成。于是首先想考虑选用葛根汤。

  因此,还是下决心采取五苓汤。服药10日后,患者来院称,从第三天开始好转,到今天已能自由讲话,亦可咀嚼东西,一天当中,颜面痉挛竟一次也不发作,腹部亦觉有力。

  但是,后来这位患者又有复发。尽管如此,10天时间竟能取得那样显著的效果,实在不可思议。可算得一个难以解释的病例。由此可见,五苓汤的效果确是应该肯定的,哪怕只是暂时的。

  一个新生儿,有阴囊水肿。阴囊肿得很大,有光泽。生后10日,投予五苓汤加车前子,煎后以蜂蜜调味服之。经20天左右,婴儿的阴囊显著减小,两个月左右基本达到正常,连续服药至三个月时,则水肿完全消退。现已两岁,不曾复发。

  五苓汤加车前子、木通治疗阴囊水肿,古来有之。但象下面这个以五苓散散剂亦能治愈的病例,却是令人惊讶。

  一个三岁男孩,生后一年阴囊肿大。曾有一段暂时缩小,但很快又肿大起来,且越肿越大。平均两个月要抽一次水,已经抽过4次。

  初诊于1967年1月14日。开始选用半夏厚朴汤散剂,1日2次,每次1克,共10日,结果毫无变化。于是换方为五苓散散剂,日服2次,一次1克,共10天。从服药之日起,阴囊便渐渐减小,10天后基本恢复原状。

  为防止复发又连续服用了半年,遂停药。这是把附睾丸炎误认为是阴囊水肿,而于五苓汤复加木通、车前子侥幸获效的一例。

  另有一个4岁男孩,两年前左侧睾丸阴囊肿得很大,开始亦认为是阴囊水肿,遂投给五苓汤加味10剂,服后竟无好转。再仔细一诊方知是右侧附睾丸肿大。但是仍用原方,令患者连续服用15剂,前后共25剂,结果睾丸肿大缩小到三分之一。

  患者,9岁女孩,于1967年8月初诊。主诉3岁时手腕、脚腕的关节痛,检查结果不是风湿。

  此女孩素来皮肤过敏,出过湿疹、婴儿苔藓和荨麻疹。洗澡后更加瘙痒。且盗汗、多汗、易起斑疹。

  肌肤因粟起症而呈粗糙状。口渴、时常剧烈头痛,并伴有恶心、呕吐。心下部略胀。对此采用五苓汤散剂。日服2次,一次1.3克。

  结果诸症好转,三个月后肌肤变得很干净。粟起症亦好转,且瘙痒、口渴、呕吐、头痛等症均已消失。手足关节痛也完全消除,整个病情达到痊愈。这也是五苓汤所奏显效的一例。

  患者,3岁女孩,于1964年2月16日就诊。一年前出现尿频,有排尿时痛苦之诉。经医院检查,发现尿中有大肠杆菌和葡萄状球菌。该女孩还经常夜尿。一入夜就觉得腰背瘙痒难忍,挠不止。

  患者营养面色一般,脉象、腹部正常,无特殊所见。一般对膀胱炎或尿道炎所致的排尿困难和尿频是采用猪苓汤为多。于是投予猪苓汤散剂,日2次,一次1克,但却毫无效果。

  因之改方为小建中汤,服后尿频虽略见好转,然瘙痒却愈加严重。故决定选用五苓散,日2次,一次1克。这次情况良好,仅7天时间便使皮肤瘙痒症完全消失。一个月后,乘坐汽车亦无不适。两个月后,尿频消除,夜尿亦得治愈。

  以五苓散一并治好尿频、夜尿及皮肤瘙痒等多种症候,说明方与证恰好相符。这是一个饶有兴趣的治验例。

  本来五苓散的适应证乃为小便不利、烦渴、呕吐,然本病例却一个也不具备,反倒是尿频与夜尿。然而却以五苓散而获治愈,实当称之为法外之法。(参见《汉方治疗百话》第三集)